财联社讯,,持股20.26%的第一大股东、董事长贺琳就启动离婚程序;2个月,持股8.36%的第四大股东、总经理唐涤飞就从公司离职。海天瑞声(688787.SH)近期一系列变动可谓令人惊愕。

伴随上述变动,海天瑞声自今年8月13,股价一路走低。172.39元高点,到10月2865.8元,其股价、。有来自监管层、投行、法律界人士在接受财联,根据目前IPO审核规则和监管法规,、高管立即变动的行为,虽未明文禁止或认定为违规,但仍有可能引发监管后续关注。更为重要的是,“无形之手”最终会对公司变动、公司治理水平等做出判断和反应,、如实、更为审慎地安排自身信息披露和公司治理有关事项。

董事长离婚被动曝光 是否隐含IPO期间实控人变动风险?

董事长贺琳离婚的讯息,并非来自海天瑞声公告,而是其配偶蔡惠智作为实控人的中科海讯(300810.SZ)公告出来的。9月27,9月23签订《离婚协议书》并进行了相关财产分割,蔡惠智先生将其持有的中科海讯1170万股股票赠与其与贺琳女士的女儿蔡佳耘,从而引致中科海讯实控人股权变更。

海天瑞声证券部人士则向财联社记者确认,消息,但因为双方财产分割不涉及其在海天瑞声的持股,因此公司无需公告。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1月1《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加入了离婚冷静期的规定,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双方离婚登记申请到办理完毕离婚手续,至少间隔30天。因此,蔡惠智、贺琳进行离婚登记申请,最晚也在8月23,也即在10。

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吴立骏律师向财联社记者表示,蔡惠智、贺琳,阅历和商场经验丰富,很难想象其离婚动议和财产分割决定是在10天之内匆忙完成的。而如果在8月13前,双方已在进行离婚协商,则意味着正在IPO期间的海天瑞声将存在实控人因离婚导致所持公司股权分割、进行影响公司控制权变更的风险。的方案,即便不涉及贺琳在海天瑞声的持股,作为IPO公司也理应对此进行如实、充分。

某知名券商保荐人则对财联社记者表示,,因此公司IPO信息披露并不能认定为失实。“不管其个人是否存在有意隐瞒的情况,这并,对其发行合法性的判断。”

来自监管层的人士则表示,公司控制权往往能够决定和实质影响公司的经营方针、决策和经营管理层的任免。因此为了保证发行人持续发展,实际控制人没有发生变更是首发条件之一,证监会对此专门发文《证券期货法律适用意见第1号》,严格审核实际控制人的变动情况。“在海天瑞声,贺琳并未离婚,因此公司招股书关于股权、控制权的披露是符合事实的。”但监管机构仍可后续对相关情况进行核查,如发现有披露失实或与事实不符之处,仍可采取进一步监管措施。

总经理闪电离职 是否影响公司研发和经营稳定?

海天瑞声董事、总经理,。唐涤飞拥有 20 余年人工智能和软件行业的研发和管理经验,曾先后任职于联想集团、微软中国、阿里云等重要技术岗位,根据海天瑞声招股说明书,唐涤飞全面领导了公司的研发工作,是 6 项美国、中国专利的发明人,确立了公司训练数据产品在业内的竞争优势。

海天瑞声有关人士强调,唐涤飞在是否离职的问题上也曾数度犹豫。因其美国永久居留权的身份及其他个人原因,以及公司研发、经营团队已构建成熟,他最终做出了离职决定。“唐总作为公司重要股东,不会再供职于其他企业或开展竞业业务,他也将在美国为公司持续拓展海外业务进行帮助。”而海天瑞声目前技术研发工作由公司董事、副总经理、技术总监黄宇凯等主持负责,公司还进一步加大了技术研发投入,第三季度公司研发投入同比去年增长了 31.75%,公司技术研发和经营不会受到影响。

对于唐涤飞离职是为提前减持的猜测,海天瑞声人士也予以了否认。相关人士指出,唐涤飞是持股8.36%的第四大股东,其未来减持仍需按照在招股说明书中承诺及上交所有关大股东减持股份的特定规定来进行,离职不会缩短其减持锁定期。

公司治理此前存争议

海天。2019年5月,海天瑞声首次申,曾遭交易所就股权结构、公司治理与独立性等6大方面问询38个问题,并在同年7月历经“四轮问询”后撤回申请材料。被问询问题包括贺琳、唐涤飞是否对海天瑞声构成共同控制,贺琳在任职中科院声学研究所期间创办海天瑞声是否合规,以及由贺琳作为主要创作人的具体专利发明或著作权是否属于中科院职务发明是否存在权属纠纷等。

此次贺琳、蔡惠智离婚,也引发了投资者对海天瑞声、中科海讯未来是否会将业务往来转为非关联交易的猜测。对此,海天瑞声有关人士表示,虽然贺琳、蔡惠智二人均曾就职于中国科学院声学研究所,海天瑞声、中科海讯主营业务也是围绕声学展开。但海天瑞声与中科海讯业务方向仍存在较大差异,中科海讯长期专注于声纳领域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而海天瑞声是专业从事训练数据的研发设计、生产及销售业务的人工智能训练数据提供商,预期未来两家公司之间业务往来会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