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女士是广州番禺人,现居住在太平镇,是一位失业离异妈妈。今年4月,经朋友介绍,与广东阳江籍的卢某相识。卢某表示因工作原因无法照顾自己2个月大的女儿妍妍,愿意支付5000元/月的人工劳务费,让温女士帮忙照顾妍妍。

1

从4月开始,温女士一直在帮忙照顾卢某的女儿。然而,卢某在支付完4、5、6月的工资后,从7月开始拖欠工资。由于温女士本人处于失业状态,难以独自承担抚养婴,因此,在8月份,温女士不断催促卢某将孩子接回去照顾,但卢某只是偶尔在微信上回应,并未给出明确答复,且经常失联,并不愿出面协商。

2

,10月16,太平镇政府相关负责人在太平派出所与温女士进行会面,了解上述事件情况。经了解,卢某此前指定温女士在某母婴店定期提取奶粉、纸尿裤,经核实不存在小孩缺乏必要生活物资情况,派出所尽快能帮其找到卢某,并将妍妍接回,支付拖欠的工资。

▲太平镇妇联、宣传办和太平司法所相关负责人在太平派出所和温女士家中了解情况。

随后,太平镇妇联、宣传办以及太平司法所、太平派出所等职能部门单位多次召开相关会议,协商探讨解决方案,只为尽快为温女士解决燃眉之急。10月20,在太平镇政府相关部门和太平派出所与卢某多次电话沟通联系后,卢某最终同意约在10月222点在新和地铁站同温女士见面,但在10月22,卢某仍然没有露面。

▲太平镇妇联、宣传办相关负责人与太平派出所所长探讨解决方案。

3

为了首先解决妍妍的抚养问题,维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太平派出所民警不舍昼夜,在新和地,于10月26屋附近找到了她。当晚,为了确定妍妍和卢某的亲子关系,太平派出所通过DNA检测确定其为母女关系。在派出所民警的多番教育下,卢某同意与温女士见面,并答应接回妍妍自己抚养。

▲调解现场。

10月27,在太平镇妇联、宣传办、民政办和太平司法所、太平派出所等多方见证下,卢某接回了妍妍,写下欠条,并承诺将按期归还拖欠温女士的工资,会好好抚养妍妍长大。调解现场,太平镇各职能部门负责人、派出所民警不断警醒教育卢某要承担自己作为监护人的责任,为妍妍创造良好的健康成长环境,学会自尊自爱、自力更生,勇敢地面对生活。

4

此后,太平镇妇联、太平司法所等相关部门负责人前往卢某居住的出租屋了解后续情况,查看妍妍的居住环境,询问卢某的生活情况和身体状况。如今,孩子已渐渐与母亲熟悉起来,卢某也承诺会用心带好孩子。接下来,太平镇妇联也将持续跟踪了解卢某及妍妍的情况。

▲太平镇妇联、宣传办和太平司法所等部门负责人到卢某出租屋了解其和妍妍的生活状况。

太平镇司法所相关负责人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十条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依法履行对未成年人的监护职责和抚养义务,禁止遗弃未成年人。经了解,卢某在将妍妍托付给温女士照顾后,因工作不稳定难以支付工资,遂逃避和温女士见面,并没有遗弃孩子的想法。

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劣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其中,情节恶劣包括:由于遗弃而致被害人重伤、死亡的;被害人因被遗弃而生活无着,流离失所,被迫沿街乞讨的;因遗弃而使被害人走投无路被迫自杀的。而在本案中,卢某确实未尽到监护人的职责,但未达到情节恶劣程度,尚未构成遗弃罪。

在本案中,卢某与温女士的关系属于劳务雇佣关系。卢某与温女士达成口头协议,妍妍交由温女士照顾,并且每月向温女士支付5000元作为报酬。在卢某接回妍妍前,温女土都能够按约定尽职尽责照顾妍妍,故卢某应按照口头协议向温女土支付劳务工资。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