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社教育家

《教育家》杂志是新名片。哺育思想,创造生活。因思考,而不同。

Official Account


我在看书,上小学的儿子在写作业。

蓦地,他问:“林子方是谁?”

我一怔,脑子飞快地转起来,搜索起头脑中姓林的诗人。

《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杨万里的名篇,我早就背得烂熟于心的,但儿子问林子方是谁,显然他不只是要知道林子方是杨万里的朋友,他还想了解更多,我又是个语文老师,我应该给他更多的内容,才好彰明我的语文老师的身份。

然而,我竟真不知。刹那间,我想到了林升,就是那个写“山外青山楼外楼,”的诗人,他姓林,也是诗人,还是南宋的,莫非他就是林子方?又莫非他是林逋,就是那个梅妻鹤子的诗人,他不像……

于是在瞬间转了这些念头后,我说“这是首送别诗,林子方是作者的朋友,他可能是林升,就是那个写……”不过终因我的不敢确定,我欲语又止了,“我不能太确定,我查一下,还保险。”

我打开搜索引擎,“林子方是谁?”

于是,我大概得知了以下这些:林子升,姓林,名枅(jī),字子升,诗人,著有诗集《林枅诗人集》。他是南宋建炎庚戌年(公元1130)生人,卒于绍熙三年(公元1192年),,性情豪爽有大志,宋高宗二十一年(公元1151年)中进士,二十来岁即登科进士,少年得志。后,林子升担任过直阁秘书(负责给皇帝草拟诏书的文官,类似皇帝的秘书)的人,是皇帝身边的笔杆子。、太子侍读,他是林子方的上级兼好友,两人互视对方为知己。

。原来《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里诗人强调“六月”的西湖,说此处“”,真正想说的是“不同”二字。这里的“不同”,可以体会到杨万里的良苦用心。他是告诉好友,杭州的风景也好、仕途的环境也好,和其他的地方是完全不同的。“接天莲叶无穷碧,。”这两句诗当然是写景,但是此处的景物也是另有深意的。天、,都有暗指皇帝的意思,或者说朝廷的权力中枢。原来这首诗不是单纯写景送别,还有对朋友劝说的这层意味,有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易为春之意,有着对好友不要离开朝廷中枢的规劝。这是古人的委婉,“风人之旨”。这些竟然也是第一次知道,哦,原来竟有这么多的不知道。


我回忆了一下,,侧重考背诵,只记诵了,从没有用心去探究过。及至教书,因诗句景语浅显易懂,又再没有接触过这首诗的赏析和相关考题,也就从未深思过。儿子这一问,让我一怔,竟让我查到了这许多知识典故,也惊出了我的一些思考。

什么样的学习才是真的学?显然只为应试的学、应试的教是不够的,这样让我们对原典的理解支离破碎了,知识掌握片面了。考什么学什么,考什么教什么,为考而学,为考而教,以致我发生了这尴尬的瞬间。“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古之人早就告诉我们这些求学致思的方法——在今天,在生活中,在专业成,学习一直在路上。

,我把这个辅导儿子写作业的小故事告诉了我的学生们,问他们“林子升是谁”,他们也面面相觑,表示不知道。每一个孩子曾经都有十万个为什么,是什么让他们停止了发问?“钱学森之问”确实戳痛了中国教育的心。

这或许只是我一人之寡闻和尴尬,天下这许多同行,大家都是博学的,我这篇小文或者只是“杞人”之举了。



“听雨”栏目征稿

《教育家》新媒体开设“听雨”专栏。风声雨声声声入耳,那些真实的生活故事、生活感悟,交予我们细细聆听。不必局限于“教育”,社会百态,世事人情,一物一景,皆可入文。为自己的生活留一缕纪念,为他人留一份思考,为象牙塔中的学子,开一扇真实接触社会、了解生活的窗。

欢迎老师、校长、学生投稿,体裁以散文、随笔为主,投稿邮箱694686826@。


— END —

责编|周彩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