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大庆新闻网(http://www.jl-12365.net.cn)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美食 >

日军真不杀姓徐的吗_武汉的'徐家棚',真的姓徐吗?

时间:2021-09-10 01:13|来源:大庆新闻网| 点击:882 次

据说,很早以前,在武昌月亮湾那里,住了几户徐姓菜农,以棚子为家,后人们称之为徐家棚。
对于这一传说,很多人在写徐家棚的历史时,都是这样写的。
因为没有可以考证的史料。武汉的很多地名,也的确和姓有关。
王家湾、杨家湾、唐家墩、贺家敦、谌家矶,在一个地方以大姓为地名,是非常常见的事情。
不过,我对徐家棚的来源,有一种不同的看法。
一次沙龙上,我们聊起汉口的历史。
在二七那边,有一个刘公庙火车站。
当时,卢汉铁路到汉口,就在这里停车检修。也称平汉线,从北平到汉口。
在车站周边,还有进不了城的,从河南逃难过来的灾民。其中很多是回民。他们住在棚子里。
1901年,法国人看好二七,在这里办厂修理火车。
1909年,徐家棚站设立。当时是詹天佑选址于此。
粤汉铁路,1918年通车后,徐家棚站就是北端的终点站。后改为,武昌北站。
这里有一个猜测:徐州当时是最会修火车的地方。当时,有一批徐州铁路工人就在徐家棚生活。
1910年,徐州就有徐州站。隶属于上海铁路局。当时,徐州是中国铁路的咽喉。徐州通,则全国通。
所以,以徐命名,徐家棚。
除铁路外,徐家棚曾经有机场、码头。1943年,徐家棚机场建成。当时来往武汉的民航飞机在此起降。
1937年,火车在这里上船,运到江对岸的徐家棚车站。火车过江至少要2小时。
然后从徐家棚到广州,这就是粤汉铁路。从广州坐44个小时的火车,到武昌徐家棚。
徐家棚火车站周边,曾经是武汉繁华的地方。
回到汉口,1950年,郑州铁路局决定,徐州铁路工厂迁往汉口,与江岸铁路工厂合并。
第二年,徐州铁路工人携家属2000多人,迁往汉口,帮助重建江岸车辆厂。
当时的工人宿舍区,叫徐州村。工厂内最流行的是徐州话。历史上,徐州是徐国的重要地区,以国为姓。
后来,刘公庙改名徐州新村。
于是,武昌有徐家棚,汉口有徐州村、徐州新村。
这两个地名如果联系起来,大概能知道徐家棚的来历。
这两个地名都与徐州、铁路有关系。
这两个地方,在历史上是对望。在未来,两大商务区,两大超高层地标,相互守望。
文|杨光华(地产写字人)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聂枭的真实姓名,魏国后期在张郃死后,还有什么的名将吗?


张郃死后,魏国后期还有哪些名将?大家都熟知吗?接下来给大家带来相关的文章
《三国演义》前期,乱世造英雄,名将如云,如曹魏有宗亲八虎骑和五子良将,蜀汉有五虎上将,东吴也有江表十二虎臣。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到了三国后期,武将凋零,以上能数得着的大将不是战死沙场,就是因病去世。
总之,厉害的武将少了。曹魏最后一位五子良将张郃于公元230年被诸葛亮设计,战死在木门道后,好多人感觉曹魏已经没有什么能排得上号的大将了。真的是这样的吗?

在张郃被杀后,曹魏如果没有一些像样的名将,估计很快就被诸葛亮攻破,恢复汉室江山了。因此,即使张郃被杀,曹魏还有许多名将,至少有五人,分析如下。
第五:徐质
徐质是与同姓徐晃的一员猛将,他的武器也是一柄开山大斧。他先后打败廖化、张翼,都是几个回合内打败的。正史上,徐质还斩杀了蜀军大将张嶷,歼灭蜀军最精锐的无当飞军。
最后在铁笼山之战中,姜维用木牛流马引诱徐质,使其陷入埋伏,突然袭击,将其刺伤,掉落马下,蜀军蜂拥而至,才将其斩杀。像徐质这么厉害的大将,曹魏还是很少见的。
第四:郭淮
郭淮在魏军中,是老将了。他最早为曹洪手下行军司马,后跟随夏侯渊,坐镇汉中。在夏侯渊被黄忠斩杀于定军山,魏军群龙无首之时,郭淮联合杜袭,推举张郃为临时主将,收拾残兵败将,这才稳住了溃败局势,成功抵御了刘备军队的进攻。
在三国后期,尤其是张郃死后,郭淮脱颖而出。他曾大战反叛的夏侯霸,可惜的是,战不十合,便大败而走,最后和陈泰联手,两路夹击夏侯霸,这才取得胜利。

在铁笼山之战中,姜维兵困司马昭,郭淮收服羌兵后,双方合作,突袭姜维。姜维措手不及,长枪和箭矢都遗落了,郭淮穷追不舍,被姜维使出空手接箭的大招,一箭射中面门而死。
看来郭淮的武艺并不高强,但总能斗几个回合,他领兵打仗的智谋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从刘备、诸葛亮到姜维,郭淮都曾经对抗过,应该算得是名将了。
第三:文鸯
有人说,三国前期,吕布是天下第一猛将,打遍天下无敌手,除非三人(刘备、关羽、张飞)以上才可能打败他。后三国时代,文鸯乃是超强猛将,曾夜袭司马师大营,犹如赵云长坂坡七进七出曹营,所向披靡,无人能敌,打死打伤魏将魏兵无数。司马师的死,主要就是受到了文鸯的惊吓。
第二:钟会
在伐蜀之前,钟会一直是司马昭的幕僚,为其出谋划策,没有独立作战的经验。因此,公元263年的伐蜀之战,是钟会的“处女战”。然而,钟会却没有犯了马谡街亭的错误,而是稳步推进,和久经战阵的姜维打得难解难分,对峙在剑阁,给邓艾偷渡阴平争取了时间。
其实,蜀汉是钟会和邓艾两人灭了的,是两人共同的功劳,离了谁也不行。因此,在歌颂邓艾灭蜀首功的同时,也不能忽略钟会大军牵制姜维主力的功劳。可以这么说,钟会是沙场奇才,第一次就取得了攻灭一国的战绩,值得骄傲了。

第一:邓艾
邓艾,是三国后期一颗耀眼的将星。他出生于寒族,从一个小兵,一步步走到了征西将军,是当之无愧的名将。在好多人的眼中,三国后期就是邓艾和姜维的争霸赛。两人你来我往,这一战姜维胜,下一战邓艾赢,两人“打得不可开交”。邓艾还是大都督司马懿的得力门生,深得真传。
三国后期,邓艾是曹魏年轻一代中的翘楚,是智勇双全的帅才。在司马懿退居二线之后,邓艾就代替老师司马懿驻扎在边境,与蜀军大战。除此之外,邓艾还参与了平定淮南三叛之中的第二叛(文钦、毋丘俭)。
他能和后三国第一猛将文鸯大战五十合,不分胜败,还一刀斩杀毋丘俭部将葛雍。邓艾偷渡阴平,和诸葛亮独子诸葛瞻血战绵竹,并取得完胜,逼迫刘禅归降,立下灭蜀头功。他是一员不可多得的大将。

今日夺宝是真的吗,李世民能够赦免王世充 李世民为何没有放过单熊信


你真的了解曹操的粮食吗吗?给大家提供详细的相关内容。
在三国演义中,各路诸侯混战争霸,打的你死我活。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粮食是战争的基础,没有粮食做支撑,战争根本不可能赢。但是,在三国演义中各路诸侯似乎都没发生过粮食短缺,即使偶尔出现粮荒,也只是因为运输不畅。还有,在军队撤退时,为了减少运量,同时不给敌人留下一针一线,甚至会烧毁粮草。难道当时粮食真的富余吗?
东汉末年,旱、蝗、水灾不断,各地军阀割据一方。在天灾、战祸的双重打击之下,人口速减,由于大批农民战死、饿死,土地大量荒芜,农业也受到了致命摧残。原来繁荣富庶的黄河中、下游平原,一片调蔽。南方同样兵连祸结,“士民冻馁,江、淮间相食殆尽”可见,当时的粮食非但不富余而且是奇缺。
曹操作为大军阀,养兵数十万,这么大的消耗,他的粮食是从那里来的呢?
中平六年(189年),曹操举兵讨董卓,跻身中原群雄征战的行列。此后初平、兴平的六年时献曹操的主要作战对象是黑山、青州黄巾军和袁术,吕布、陶谦等。此时的曹操还未崭露头角,与其他割据并无显著区别,甚至稍居下风。这一时期,曹操军粮的特点是:来源渠道多,但供应状况颇不稳定。
曹操军粮的一个来那是依靠豪族大地主和其他牧守的资助。比如曹操的大将兼同族曹洪,是曹氏家族中的大富。他有上千之众的“家兵”部曲,足可证明他的经济实力相当雄厚。曹操依靠曹洪等人的帮助,才能组建和扩大部队,说明这时曹操的军粮来源,依靠于豪族大地主。
曹操军粮的另一个来源,是抄掠。当时抄掠是军阀豪霸解决军粮的重要手段。初平四年夏秋之际,曹操征徐州,攻占十余座县城。次年春,再攻徐州,又攻克五城,“坑杀男女数万口于酒水,水为不流”。这些杀人之处所有的粮食当亦被曹操掠为军粮。曹操的谋士荀彧曾劝曹操攻打徐州,他说:“今东方皆以收麦,必坚壁清野以待将军”由此可见,曹操东征徐州的动机之一是抢掠粮食。
曹操军粮的来源大致上是有阶段可言的。他初起兵时因无割据之地,养兵靠豪族大地主和其他牧守。其后领有的大片土地,虽仍处战争纷扰之地,但毕竟有了可资取粮养兵之源。再后,又因天灾、战祸,仍要靠出外征战抢掠军粮养兵。这一时期,曹操军粮的供应存在着严重危机。
建安元年,曹操迎汉献帝定都于许。从此,他“挟天子以令不臣”,陆续消灭大大小小的割据势力,于建安二十年(215年)完成了北方的统一。这一时期,曹操军粮有了明显的变化。在来源上,表现为他把取粮养兵的着眼点放在了生产上,致力于利用各种形式的生产,使军粮来沂日趋正常。而粮食供应的稳定,为日后曹操南征北战,扫平天下有提供的基础。
真正解决曹操军队粮食问题的,是屯田。曹操的屯田,在历史上非常有名,可以说是曹操的一项发明专利。
屯田制度在秦朝和汉朝就开始了,但是,当时的政策是由政府直接出面组织,用军事的或半军事的手段强制生产者集体劳动,也有政府用行政的和经济的手段,鼓励和推动个体生产者发展生产。
黄巾大起义失败以后,土地大量荒芜,社会产生了大量流民,曹操根据当时的情况,施行了“军屯”和“民屯”,这与以前的屯田制度大不相同。军屯是把土地交给士兵,要求士兵能自行耕作而生产行军所需粮食。民屯是由国家提供耕牛、土地或者种子,粮食收成是按照比例分摊给百姓。
历史记载,曹操因屯田“数年中所在积粟,仓禀皆满”,使曹操“征伐四方,无运粮之劳”。一年收获百万斛,使军粮不再短缺,曹操有雄厚的资本作支援,而在军事上逐步统一了中原北方地区。

夏日金袋是真的吗,李世民能够赦免王世充 李世民为何没有放过单熊信


很多人都不了解王世充和单熊信,接下来跟着一起欣赏。宁学桃园三结义,不学瓦岗一炉香。这当然是看演义小说得出的结论,且不说刘备关羽张飞有没有结为异姓兄弟,也不说贾家楼或贾柳楼有没有四十六友,单看瓦岗兄弟,也是有真挚的友情的,比如徐世勣和单雄信之间,感情就不是一般的铁。
李世民执意要杀掉跟王世充一起投降唐军的单雄信,徐世勣宁愿拿出所有的功勋官爵来换单雄信一条性命,这种割舍,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但是在徐世勣求情的过程中,我们也发现了一个问题:杀降不祥,李世民斩杀窦建德没错,赦免王世充也合理,他为何不放过单雄信?
李世民赦免了王世充,为何要斩杀单雄信?唐朝史料给出了三个答案,至于哪个答案正确,就有劳读者诸君慧眼明鉴了。
王世充之所以被赦免,是因为他是主动投降的,而且李世民有过承诺。当年洛阳之战,王世充众叛亲离,只好向围城的亲王李世民主动投降,虽然当时的皇帝唐高祖想杀掉王世充“为皇泰主隋恭帝杨侗报仇”,但是王世充只说了一句话,就堵住了李渊的嘴:“计臣之罪,诚不容诛,但陛下爱子秦王许臣不死。”
王世充后来被独孤修德所杀,那还真跟李渊和李世民无关,独孤修德是替父报仇:“初,修德父机尝仕越王侗,世充既篡,谋归唐,为所屠者也。”
李世民赦免了王世充,但却斩杀了窦建德——有的演义小说中说窦建德是李世民的舅舅,那不是事实,虽然李世民之母也姓窦,但大唐太穆皇后窦氏是扶风平陵(今陕西省咸阳市秦都区)人,窦建德是贝州漳南(河北省故城县)人,二人风马牛不相及。
“秦王俘建德至京师,斩于长安市”,这并不违背历朝历代军规,也不涉及到“杀降不祥”,因为窦建德不是主动投降,而是在虎牢关之战中被生擒活捉的。
窦建德被活捉还颇有喜剧色彩:两军对垒,激战随时都可能爆发,夏王窦建德居然在召集百官开朝会。正当大夏国文武百官三跪九叩山呼万岁的时候,李世民很不讲武德地冲了过来,大夏国君臣纷纷作鸟兽散,只撇下夏王窦建德一头扎进了“牛口渚”,被唐将白士让、杨武威生擒活捉。
在窦建德发兵虎牢关驰援王世充之前,军中就已经有童谣传唱"豆入牛口,势不得久",窦建德进了牛口,自然是被嚼完之后再反刍,最后两个渣都没剩下。
说完了被赦免的王世充和被斩杀的窦建德,咱们该来看看很讲义气的单通单雄信了:单雄信是王世充的部下,怎么说也没有王世充的罪过大,一起向唐军投降。王世充被赦免单雄信被杀,这不但是“杀降不祥”,而且也违背了“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的原则,属于不打老虎只拍苍蝇了。
李世民要杀单雄信,徐世勣(就是徐茂功、李勣、李世勣)哭着求情,愿意献出自己的一切封赏和官爵,只求保单雄信一命,但是被李世民无情地拒绝了,徐世勣只好从自己腿上割下一块肉:“平生誓共为灰土,岂敢念生,但以身已许国,义不两遂。虽死之,顾兄妻子何如?”
徐世勣收养了单雄信家眷,也算尽到了朋友之责。这时候我们就发现问题了:单雄信只是王世充的部将,又有徐世勣苦苦哀求,李世民为什么不送这个顺水人情?这个问题我们就要从新旧两唐书中去找答案了。
答案一出自《隋唐嘉话》,单雄信差点杀掉李世民的四弟齐王李元吉(正史中李元吉是老四,李玄霸是老三):“雄信壮勇过人,勣后与海陵王元吉(李世民将其斩杀后追赠海陵郡王、巢王,谥号为剌)围洛阳,元吉恃其膂力,每亲行围。王充召雄信告之,酌以金碗,雄信尽饮,驰马而出,枪不及海陵者尺。勣惶遽,连呼曰:‘阿兄阿兄,此是勣主!’雄信揽辔而止,顾笑曰:“胡兒不缘你,且了竟。!”
这就是说,如果单雄信不看在徐世勣的面子上放过李元吉,太子建成就少了一个支持者,李世民不用发动玄武门之变,也可能坐上太子之位,这是李世民痛恨单雄信的第一种说法。
答案二出自《旧唐书·列传第十八》和《新唐书·列传第十四》,单雄信差点杀掉的是当时的亲王李世民:“(尉迟敬德跟着李世民)猎于榆窠,遇王世充领步骑数万来战。世充骁将单雄信领骑直趋太宗,敬德跃马大呼,横刺雄信坠马。”
这样看来,单雄信只是要杀李世民,还没等近前,就被尉迟敬德一槊刺落马下。但是这种说法很不靠谱:当时李世民所在的唐军和单雄信所在的郑军连日鏖战,李世民怎么会有闲情逸致去打猎?尉迟敬德把单雄信刺落马下,单雄信后来怎么又毫发无伤地与唐军作战?
前两个答案好像都不太靠谱,第三个答案见于《旧唐书·列传第三》和《新唐书·列传第九》,单雄信确实有机会杀掉当时的秦王李世民,但是看在徐世勣的面子上,放弃了即将到手的盖世奇功,饶了李世民一命:“太宗围逼东都,雄信出军拒战,援枪而至,几及太宗,徐世勣呵止之,曰:‘此秦王也。’雄信惶惧,遂退,太宗由是获免。”
单雄信之所以“惶惧”,怕的当然不是秦王李世民,因为那时候他看李世民的脑袋都冒着金光——提回去咋也能换个国公、上柱国。
单雄信收起长枪撤退,实际是不想让兄弟徐世勣陷入险境——如果李世民被阵斩,徐世勣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单雄信放过了李世民,李世民却不肯放过单雄信:“收世充党与段达、杨注、单雄信、杨公卿、郭士衡、郭什柱、董浚、张童仁、朱粲等十余人,皆戮于洛渚之上。”
朱粲自然是该杀的,因为他是反王,而且作恶多端,单雄信只是王世充麾下大将,而且已经放下武器投降,李世民还是不依不饶,这就令人费解了:这是不是有杀人灭口之嫌?
单雄信没了,李世民面对寒光闪闪的枪尖是怎样的神态,也就成了永远的秘密。当然,李世民是一代雄主明君,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他对曾经放过自己的单雄信如此绝情,是不是还有其他原因?
有人替李世民辩解:单雄信反复无常,曾经背叛过李密,所以李世民留他不得。但是这里面也有一个问题:李密杀害了单雄信的老朋友和故主翟让,单雄信此举也是卧薪尝胆待机报仇,而且比较而言,单雄信换主公从次数,还真不如秦琼和程咬金多,更远远不如六易其主的魏征魏玄成,魏征成了李世民的一面镜子,单雄信为啥不能为大唐所用或归隐山林?
一代雄主李世民容不下当世勇将单雄信,这一点笔者百思不得其解,所以最后只好请教读者诸君:李世民赦免王世充斩杀单雄信,只是为了报复洛阳城下的一枪之仇吗?如果单雄信肯为大唐所用,以他的勇猛善战,有没有可能成为凌烟阁功臣?

标签:

相关分类
TAG标签

Copyright © 2002-2030 大庆新闻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