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欢迎访问大庆新闻网(http://www.jl-12365.net.cn)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 >

拒绝日货_拒绝日货_拒绝毒品,健康人生

时间:2021-07-30 08:53|来源:大庆新闻网| 点击:421 次

  “罂粟,一种美丽的植物,叶片碧绿,花朵五彩缤纷,茎株亭亭玉立,蒴果高高在上,但从蒴果上提取的汁液,却可加工成鸦片、吗啡、海洛因。”


  


  这是四川省成都未成年犯管教所“6.26”国际禁毒日禁毒宣传教育活动现场。授课的是曾在凉山州禁毒帮扶三年的民警杨易明,在警示教育课上,他带领大家认识了毒品的种类,并用自己在凉山州禁毒帮扶的真实案例向未成年犯讲述了毒品的危害。从法律角度讲解了吸毒、贩毒会产生的法律后果。


  


  


  


  警示教育活动中,还播放了贴近未成年犯的警示教育动画片,以生动活泼的动画故事向未成年犯讲述了毒品的危害。


  


  


  


  “原本我还想,等出去了以后如果有机会,还准备吸毒贩毒。可是上了今天的警示教育课,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吸毒贩毒的危害,就算刑满释放了也不敢再吸毒贩毒了。”一名涉毒未成年犯在警示教育活动中,用自己贩毒违法犯罪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讲述吸毒贩毒给自己和家庭带来的危害,以此警醒着现场的每一名未成年犯。


  


  活动的最后,杨易明警官带领所有未成年犯进行了“拒绝毒品”宣誓,并签下了承诺书,以此表达自己珍爱生命、拒绝毒品的决心。


  


  


  


  /


  关


  注


  我


  们


  /


  编辑丨赵乾


  原标题:《拒绝毒品,健康人生——四川省成都未成年犯管教所“6.26”国际禁毒日禁毒宣传活动》


拒绝日货_抗日战争中,日本女兵要求嫁中国人,拒绝日本提供的财富

  在抗日战争的最后一年,发生过这样一个实事。她出于在日本,侵华时,来到中国。在战争即将结束时,却留在了中国,为中国的士兵奉献自己。她的名字刻在中国土地上,她属于中国的一份子:伊藤郁子。


  


  她能坚持留在中国,也是有原因的。在抗战的最后一年时,日本军队急速萎缩,战争已经出现一面倒的局势。在撤退时,被牡丹江拦了下来,因为局势紧张,日本院长逼迫自己的手下跳江自杀,也不愿成为俘虏。


  


  伊藤郁子就是其中之一,两千多人包括伤病人员跳入牡丹江,幸运的是伊藤郁子并没有被淹没,留在牡丹江里喂鱼。或许上天看她本性善良,让她活了下来。


  


  同时也意味着将留在中国。此时的伊藤郁子正是年轻之时,从学院毕业,被派来中国当护理。这是她第一次接触战争,看到自己国家的士兵,在别国的土地上肆虐,与她的所学相互违背,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当她被中国士兵救下后,并送往医院救治。看到这里的现状,心里更不是滋味。在她休息了两天后,就在医院里帮助伤员。同志们看到也觉得不可思议。这一留下来,就是几个月。他看到这里送来的伤员,心中产生了愧疚感。


  


  尤其是她救下一名军人的时候,把他唯一的苹果送给了她。无论是谁,心中都会有一定的波动。这不仅仅是感动,也是一种选择。当她可以回到自己的祖国时,她放弃了,决定留在中国,奉献自己的力量。


  


  她用自己的血液救活了十多名中国士兵,但是她的贡献不仅仅于此。她的所学很快得到大家的认同,成为了医院里的骨干。虽然抗战胜利,问题就来了。一切都要从新开始。在经济极度萧条的情况下,她自己也十分节俭,留下来的食物都给了病人吃。感动了周围的人,虽为日本人,但是赢得尊重。


  


  之后,在中国的生活也就开始了。在治疗病人期间,遇见了一位军官,并且心存好感。决定留在中国,申请加入中国国籍,与他结婚。后中国与日建交后,得以返回家乡看望父母。


  日本也多次声称希望她可以回国,并给予她一定财富。但是她拒绝了。先不说已经加入中国国籍,她认为自己已经是个中国人了。每次探望完父母,就提前回国。后半生也为中日友好付出了自己的努力。在最后,小便心中也是万分感慨。你们对郁子的做法有何看法呢


拒绝日货_广州萌货蛋糕西点培训学校

  公安局有没有权拒绝改名


  公安局有权拒绝改名,但拒绝公民更改姓名的理由应当充分。一般公安机关对16岁以上的公民更改姓名时“从严掌握”,但无具体操作标准和法律约束力,若公安机关不能举出公民更改姓名违反法律规定的证据并一味拒绝公民更改姓名,从法理上说,是侵犯了公民的姓名权,公民可以通过民事诉讼和行政诉讼来维护自己的姓名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


  第十八条 公民变更姓名,依照下列规定办理:


  (一)未满十八周岁的人需要变更姓名的时候,由本人或者父母、收养人向户口登记机关申请变更登记;


  (二)十八周岁以上的人需要变更姓名的时候,由本人向户口登记机关申请变更登记。


  


  公安局是否有权拒绝接收法院的司法建议书吗


  既然只是建议书,没有法律的强制性,所以公安机关可以拒绝。


  司法建议书是指人民法院在审判工作中,以预防纠纷和犯罪的发生为目的,针对案件中有关单位和管理部门在制度上、工作上所存在的问题,建议他们健全规章制度,堵塞漏洞,进行科学管理,提出改进和完善管理工作的建议。


  法院只是站在审判的角度,指出相关单位存在的问题,并提出建议。正常情况下,问题都是客观存在的,是有依据的。但是相关单位站在自己的角度可能认为,自己并不存在问题,法院的建议自己已经在做,或者没有能力去做,所以,可以不采纳或者拒绝法院的建议。


  实际上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出只要公安部门有着合法的理由拒绝当事人改名的,那么公安部门并不会构成违法,但是如果没有合法以及足够的理由,就一味的拒绝公民更改自己的姓名,那么毫无疑问该行为是违法的,当事人可以联系律师帮忙处理,华律网也提供律师在线咨询服务,欢迎您进行法律咨询。

拒绝日货_卖家拒绝发货怎么办

前几天就是双十一,电商商家有很多都在大打折,引得买家疯狂抢购,但是结束之后,就有一系列的问题出现了,近日,就出现买家购买之后,买家却拒绝发货的情况,如果你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应该如何解决呢,一起来看看这个案例!
1、商家操作错误消费者买单家住淮南的许先生,双十一当天,在网上购买了几件限时折扣商品。当许先生还在得意自己抢了几件 0.9 折的女装外套时,第二天商家却告诉他,0.9 折是他们写错了。
双十一早上 8 点左右,淮南市的许先生在苏宁易购看见,茵曼旗舰店女装在做 0.9 折的优惠活动,随即立马下单了 10 件女装外套。
许先生表示,当时自己看到这个折扣比较低,自己才买了这件衣服,当时自己选的 10 件衣服总价大概1600 多块钱,通过这个活动实付款是 155.29。
买到如此实惠的衣服,徐先生很高兴。但隔天商家却通知他,本来是 9折的优惠折扣,因为工作人员操作手误错标成了 0.9 折,要求许先生主动退货,商家给他实付价格的 30% 的补偿。
许先生表示,后来官方表示工作人员设置错误,导致衣服销售价格不够他的成本,所以拒绝发货,要求买家主动申请退款。
许先生说,他不接受商家提出的主动退货要求。在联系苏宁客服无果后,许先生找到茵曼女装的官方微博,在官微和品牌代言人的微博评论中发现,不少人有和自己同样的遭遇。
许先生现在的诉求是要求商家发货,不需要给自己补偿,自己最基本的就是给他发货。
2、律师给出解决方法
安徽大森律师事务所律师唐飞介绍说,因为这个合同,买方已经将相应的货款,衣服的款项,交付过去了。
按照合同全服履行的原则,商家应该把相应的商品交给消费者,商家跟消费者关于商品纠纷,如果协商不了的话,消费者可以从第三方平台监督这件事情的履行。
如果第三方平台也解决不了的话,他建议双方可以通过司法途径来解决这个问题,可以去法院起诉或者诉讼,来实现自己的合法权益。

拒绝日货_初学日语,拒绝误区!


  本报讯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消费者刘某在网购平台参加闪购活动时购买两件相机套装,却被商家以“超卖”为由拒绝发货,刘某认为商家的行为构成恶意违约,遂将该商家诉至法院。近日,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解除双方合同,商家赔偿消费者损失2万元。
  2020年6月1日,刘某通过某知名网购平台APP参加“品牌闪购”活动,在南京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的专营店下订单购买了两套专业单反相机套装,并按照“品牌闪购”活动价支付了27198元货款。刘某下单后,商家以“商品销售一空,暂时无货”为由未向刘某发货。此后,商家上架销售的商品中仍包括单独在售的相机。因此,刘某要求商家向其提供相机,并提出可在商品有货时再发货,但是遭到商家拒绝。刘某遂将该商家告上法庭,要求解除该网络购物合同,返还已经实际支付的货款27198元,并赔偿相应的差额损失。
  被告辩称,商品无货是真实存在,刘某所述的差额损失只是经过平台比对页面显示的差额,刘某并未实际购买,没有产生实际的损失,因此拒绝赔偿损失。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刘某在支付完货款后,已与商家达成网络购物合同。双方系自愿通过该网购平台成立网络购物合同,其行为与法不悖,应当认定有效。合同签订后,商家明确表示不向刘某供货,其行为已构成根本性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刘某向商家付款后,商家并未向刘某交付商品,商家的行为明显有违交易诚信,故刘某要求商家返还所收取的商品价款27198元,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
  法院认为,商家在参与“品牌闪购”活动时,并未按照要求报备其参加活动的商品库存数量,也未向消费者披露其参与“品牌闪购”活动的具体商品数量,因此难以排除商家存在采用虚假宣传方式吸引消费者,而后故意不履行交付义务从而达到获得不当利益的目的。因此,结合此后平台同类商家页面显示的前述商品的单品标价合计金额与刘某已付商品价款的差额,综合考虑前述商品价位的市场波动情况,以及被告公司在参与“品牌闪购”活动中存在不诚信行为等因素,法院酌定刘某的损失为2万元。因此法院支持刘某诉求,作出上述判决。
  来源:人民法院报

标签:

相关分类
TAG标签

Copyright © 2002-2030 大庆新闻网 网站地图